诸葛亮几次北伐失败的原因大都和粮草有关,马谡被斩也是因为他把重要的粮草要道给丢了。古代打仗讲求“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”,粮仓的位置至关重要。

张小龙说“用完即走”后面还有一句“好用再来”。要“再来”,就需要有个仓储把小程序存起来。从“即走”到“再来”的过程就是去粮仓取米的路程。小程序的粮仓在哪呢?最早在发现页。从需求被激发到使用,用户需要打开微信—点击发现—点开小程序栏目—找到上次小程序(搜索或者下滑翻找)四个步骤,这就相当于在攻打洛阳的时候,士兵饿了要去成都就餐。

从近一年小程序的发展来看,微信似乎正在努力优化仓储的位置。从发现页到主页下拉的入口赋能,着实缩短了“就餐”的距离,但是这仍然不够。

1559270556138910.jpg

曾经有一段时间,我们实行人民公社制度:大家一起种地,生产的粮食上交公社,根据人头分粮票,吃饭的时候拿粮票去公社换。这个制度后来被取消了,因为大家的积极性都不高。

小程序的这个“粮仓”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人民公社制度:所有小程序的流量都集中给到微信,微信把流量存在同一个“入口”里,开发者需要流量的时候去这个入口里取。这对微信是好的,让他的库存越来越多(也就是月活),但对于开发者就不好玩了:我辛辛苦苦带来的流量,热度一过啥没留下,全跑到你微信的仓库里去了……

我们的领导人意识到了这一点,改变了政策,那么微信的“领导人”可不可以借鉴呢?

把“人民公社制”改成“人民银行制”,每个开发者有其独立的账户。如果某个开发者通过A爆款小程序积累了1000万用户,那么该流量将存在其“银行账户”中。当该开发者开发了B小程序的时候,可以从其“银行账户”中支出1000万流量。

1559270626120953.jpg

当然,不同类型的小程序流量存在某种“汇率”,比如鸡汤类小程序的1个流量可以换取0.5个科技类小程序流量。

这个比例可以通过后台大量小程序的类型计算得到。

当开发者拥有了这样一个仓库,那么积极性将大幅度提升。大家会为了积累流量尝试各种可能产生爆款的玩法,这种尝试会为小程序生态的繁荣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。